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企业文化

腐、谎言、录像带与企业文化的冲突

发布日期:2021-08-13 11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阿里的瓜还没完全落地,亚朵酒店就上了热搜。有朋友问,“最近互联网科技行业和酒店服务行业,出了各种负面新闻,从全季酒店出现的裸男,到阿里女员工被逼陪酒丑闻,再到亚朵酒店的甩锅被骂惨,好多企业怎么近期都集中“炸雷”,他们究竟做错了什么?作为曾经某门户网站的高级舆情分析师,你怎么看这一切?”

  这个问题突然让我想起了美国著名导演史蒂文·索德伯格的电影处女作——《性、谎言与录像带》,我挪用并微调电影名称里的三个词,试着从社会学角度,从腐、谎言、录像带这三个带有象征意味的词,简单阐释下中国企业文化正在遭遇的矛盾和冲突,以及酒店产业需要的某种“净化”。

  《性、谎言与录像带》这部电影为什么问世30多年来,影响一直巨大,其实它的剧情很肥皂——“无底线姐夫出轨小姨子,寂寞姐姐恋上老公朋友”。但电影最内核的是却是对性的悖论探讨:性作为链条衔接于诸多谎言之间,是危机的导火索,是披着爱情外皮的占有欲,是潜藏心底的潘多拉魔盒,亦是爱与救赎之本身。

  因为这个悖论,电影才伟大,而不是沦为一部肤浅的情色片。说的简单点,性的方向走对了,是爱情。走错了,就是猥琐,甚至犯罪。这就是阿里瓜引起轩然大波的本质原因,这个瓜背后的性是不健康的性,是猥琐的性,背后的基因是腐。

  张勇震惊、气愤、羞愧的那个夜晚,一位媒体朋友电话我说,没想到一年多前你对阿里的思虑,还真是预测对了。那时我对陪我吃饭的朋友讲,阿里这样下去,搞不好就会发生舆情危机。由于住在阿里总部之一未来科技城附近,所以近几年吃夜宵,都在那附近,那边的几家蛏子店、生蚝店、精酿啤酒吧非常有名气。

  我和朋友经常遇到邻桌刚下班的阿里员工和小管理层,几乎每次都能被动地听到他们大声谈笑女人,其实男人的酒桌上谈谈女人,谈谈性也很正常,但是谈着谈着就听他们谈偏了,主题不外乎内部的绯闻和艳遇,以及酒吧如何“捡尸”,听到最后就有点猥琐了。朋友有一次还发出这样的天问:“为什么人家硅谷的精英都在谈太空,我们的科技精英却在猥琐地谈女人?”

  ——所有的腐,都是从性开始堕落的。接下来,可能就是一系列的垮塌。再举个例子,我还在阿里附近踢过小场足球赛,由于人凑不齐,我们经常凑场。有一次,我们队遇到一个据说是阿里P8的领导,他带了几个小P孩,跟我们踢。这个领导的技术特别差,但是这些小P孩真的什么球都传给领导,哪怕有队友在门线面对空门,小P孩依然传给领导,最关键领导一球打不进,但只要射一次门,小P孩们都鼓掌。我踢球20多年,如此肉麻的“球场现形记”还是第一次遇到!

  从猥琐的性到球场上的谄媚,这些小的问题,说明企业文化的腐开始了,“千里之堤毁于蚁穴”就是这么来的。当然,说这些并不是妖魔化阿里,我也有很多阿里的朋友,他们近些年也发现了这些变化,他们中的绝大部分其实很痛心!

  其实某些时候,就是因果关系,与腐相对应的是信仰或精神。一个企业,不管大小,企业的首席执行官,企业的高管,没有一个信仰或精神,没有一个格局,没有一种价值体系,那么企业就很可能误入歧途。

  当然,我不能武断地否定管理层的信仰、格局和价值体系,如果没有的话,阿里不可能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。但是阿里可能需要思考的问题是,他们的信仰有没有成为中下层的信仰?如果只有金字塔尖的人有,金字塔身和底部的员工有没有,那也是非常危险的。

  这就涉及到一个新的话题,那就是“谎言”,当管理层习惯表里不一,腐就慢慢滋生更下层。一个公司的气质就是这样决定的,管理层喜欢芭蕾舞,企业就是艺术气质;管理层喜欢广场舞,企业就是大妈气质。

  很多公司的管理层特别喜欢讲价值观、德鲁克管理学、企业文化,但为什么他们公司员工不以为然呢?答案很简单,因为管理层本身的价值观、管理以及文化素养一塌糊涂,或者说嘴上一套,表面一套,自己都不信,员工怎么会真的信?!

  看一组数据,A股4000多家上市公司每年披露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和ESG(环境、社会及管治)报告的比例不足1/3。不少企业在企业文化建设方面存在着“说得多,做得少;随机性多,制度化少;为业务让路多,发挥引领作用少;约束员工多,约束管理层少”等问题。

  我们知道,管理分三个层面,分别是人治、法治、心治。人治不用说,中国人最擅长,所以中国人有各种圈子,各种帮派;法治则是企业必须制定的规则、制度、纪律、规章,美国人最擅长;心治则是价值观层面,推行一种文化,甚至一种信仰,日本和德国人最擅长。

  畅销书《公司的精神》中甚至断言,我们把人治、法治、心治都放在一起,就等于说把中国的人治、美国的法治、日本和德国的心治都放在了一起,这个时候的公司精神是最强大的。

  当然,这是最理想状态。但事实上,我们的很多企业无论是人治、法治,还是心治,做的都不到位。

  人治。很多管理层不讲人话,没有人情味,大道理很多,小问题解决不了。有些怨气越积越多,上层冷漠,下面早已暗流涌动,这就容易动了企业的根基。

  法治。管理层没有人格魅力,人治很快到瓶颈,很多企业就开始热衷于法治,但最大的问题是教条主义、官僚主义,用制度钳制人,而不是引领人。结果法治成为某种机器,人人怕它,但并不是心甘情愿的遵守它。加上一些企业刑不上大夫,对下层一套管理方法,对管理层一套通行标准,就会出大问题。从舆情的角度来说,阿里对蒋凡的轻处理以及对月饼员工的重罚,就是一种法治扭曲,对整个企业文化说了“谎言”,很多危险的伏笔也许就已埋下。

  心治。这个是最难的。凯文.凯利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说:“所有的东西都在不断升级。我们必须终身学习,不断学习。当你一直处于一个学习的状态时,你永远都是一个新的人。所有的东西都是不确定的,你永远都是无知的,不管你多大年纪,处在人生哪个阶段,总会有新的东西出现,所以我们要永远处于学习的状态。”

  很遗憾,我们的很多企业管理层,根本跟不上年轻人的步伐,学习只是做做样子,永远活在他那个时代的惯性中,却还喜欢好为人师。所以,他们即使谈哲学和诗,也是一副传销的腔调!

  电影里的“录像带”是另一种象征,我这里的录像带可以理解为这一代年轻人的技术型反抗。

  可以看到,最近这些年,因为性骚扰,因为管理矛盾,年轻人一次次地跳出来,并且都“颇有心计”地保留各种证据,我认为,这是时代的进步。

  舆论,有时候就是风暴。早些年,做记者的时候发现,很多官员就是因为说错一句话,写错一行字,漠然一件小事,多年兢兢业业的官宦生命彻底结束。这次疫情的反弹,也有多名官员被撤职,也是类似的原因。这里面,确实有的人比较冤,但没办法,舆论风暴可能会摧古拉朽地伤害一些无辜,但也能开拓新的局面,对扫除陈腐和谎言,起到了积极作用。

  我们的年轻人代表的是未来,总体来说,他们是进步的力量,他们脆弱,敏感,孤独,迷茫,很多资源还被一些酒囊饭袋给侵占着,他们表面的温顺,并不代表内心的犬儒。社会环境已经够糟了,他们原以为进入职场会遇到一个好师傅,遇到一个好领导,但很多人并没有那么幸运,他们没学到真本事,江湖上的那一套却逼着他们走偏路,他们以为可以游戏人生,但是他们也要恋爱,他们也要组织家庭,他们想躺平,但总是遇到莫名其妙的伤害,总是被一些所谓的前辈带进沟里。

  一个企业是否有朝气,取决于我们对青年人的态度。以前的舆情培训,有一节课专门叫《如何“征服”年轻人》。

  引领,就是企业要设身处地的为年轻员工的职业规划考虑,协助他们制定好未来的工作方向,并为他们设置相关的路径。引领是企业的良心,一个企业如果只把年轻人作为搬砖人,不关心他们的成长,迟早会把年轻人逼成掘墓人。有的企业,人才年流失率达到80%以上,HR的责任就很大。一个员工,如果进公司他的综合技能和素养达到80分,几年以后不管因为什么原因离职,他没有进步反而退步,就是一个企业的耻辱。

  敬畏,无论什么企业,永远要尊重年轻人。再也不要以过去那套行政思维管理他们,更不能倚老卖老,粗暴干涉他们的一切,更不用说依靠职位之便,行一些猥琐苟且之事了。

  最后,结合以上三点,漫谈下酒店这个具体行业。未来,酒店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怎样才是健康上进的?有以下四点思考,供各位参考!

  我有幸听过大学网红校长郑强的一次演讲,他说中国的很多职业是倒错的,比如空姐,他就想不通有的大学还设置研究生专业,整个社会像选演员一样的选空姐,以选美和学术的标准去招空姐,做的其实是基础的航空服务,这是不科学的。

  同样,中国的酒店从诞生起,其实一直是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商业,甚至外交的服务空间,近20年来,行业地位却呈下降趋势,这也是一种职业倒错。近年来,随着文旅融合以及新兴客群的消费升级,酒店这个行业正在恢复其尊贵的行业地位。未来,将集聚更多的高端型、技术型人才,这样各方面运营和管理才能线 酒店企业文化急需落到服务和人。

  长期以来,酒店的文化是封闭式的,这也形成了一种自闭自嗨的企业文化,这种企业文化造成了管理层和基层员工的割裂,内部矛盾其实已经非常尖锐了。

  由于一些基层员工的工资微薄,看不到晋升希望,脏活苦活太多,所以从企业文化角度,很难让他们有主人翁精神,更多的是漠然和应付,甚至有的员工把自身的压力和怨气转移到顾客身上,冷漠的脸,糟糕的服务,自然就不会有好的口碑和品牌。

  这个现状必须改变,否则一定会被行业淘汰。中国酒店的管理层,无论你服不服,确实需要向国际大牌酒店学习管理经验和企业文化。同样是服务员,为什么你的服务员每天死气沉沉,而国际大牌酒店的服务员却能发自内心的微笑,这是需要反思的。当然,如何提高基层人员的福利待遇,也不能只停留在嘴上,将心比心同理心非常重要。

  做媒体20年,相对于其他行业的负面新闻,媒体对酒店行业的负面为何极其激烈?!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,酒店作为服务行业,我们各方面专业培训太多缺失,尤其是舆情应对这一课急需要补上。

  朋友和我探讨亚朵酒店的问题,做品牌做的出色的亚朵酒店,为什么这两年老是在舆情上滑铁卢,从酒店会员造假、品牌和店长的激烈冲突,到这次的前台甩锅,本不全是亚朵的错,为何舆论反弹激烈?!

  其中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不说人话,莫名其妙的傲慢。舆情最忌的就是急于撇清关系的甩锅,毫无人味。亚朵和业主的矛盾,亚朵和前台的矛盾,亚朵融资的一些不良目的,充分说明了亚朵这些年利用文化IP这个招牌,攫取第一桶金后,并没有真正从内心建立文化信仰。品牌一旦自以为是,或者傲慢冷漠,就会忽略自身肌理中出现的问题,很容易引起舆论反噬。文化一定是独特的,粗暴的“拿来主义”也非常危险,一些酒店品牌迷信所谓大厂的企业文化,生搬硬套,小牛学大牛屙屎,姿势看起来漂亮,但却容易脱肛。

  这个我在之前的文章也提过,后房产时代,酒店作为很好的投资标的物,将迎来一次大爆发。但是,很多酒店投资人还处于急功近利的地产思维模式,缺乏品牌和产品塑造的耐心。

  一些酒店集团也存在盲目激进的功利投资思维,旗舰店没做几个,就到处生造品牌,到处拉投资人搞钱,忘记了酒店的住宿和服务初心,迟早会产生泡沫。

  未来的酒店投资更要尊重新客群的新需求,而不是仅仅作为金融游戏。未来的年轻人,他们或许是游牧民族一样的人,他们在世界各地旅行,去哪儿都不用带任何东西,去任何一个酒店,他们马上提供你想穿的衣服,你穿完后留在那里,酒店会帮你清理好。

  这些变化,酒店品牌方要有充分的与时俱进意识和准备。酒店要改变行业投资价值观,或许短期内会有一定的阵痛,但未来一定会让这个产业更健康。德鲁克说过,做正确的事情比正确地做事要重要得多。澳门天天彩正版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