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>

人的正气歌(图)

发布日期:2021-09-10 09:0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国百年奋斗史,如大河奔流,浩浩荡荡,波澜壮阔;一百年来,伟大的人正直、廉洁、无私无畏和艰苦朴素的清白家风,言传身教,代代传承,有如春夜细雨,润物无声。

  《正气歌:百年党史家风故事》是我应天津新蕾出版社邀约,为青少年们撰写的一套讲述百年党史人物家风传承的故事集,分为《先驱者的家风故事》《老一辈革命家的家风故事》《革命先烈的家风故事》和《新中国英模人物的家风故事》四个篇章,即四个分册。目前已经出版了后两个分册。

  “先驱者”是指在新中国成立前就义或逝世的无产阶级革命家。他们大多是中国早期革命运动的领袖人物,或是党的创始人,或为工人、农民、青年、妇女等运动的杰出领导人,如李大钊、蔡和森、向警予、恽代英、陈潭秋、瞿秋白、方志敏等。这些先驱者和播火者,与、周恩来、、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和新中国开国元勋一道,共同组成了中国早期的领袖群体。“革命先烈”是指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事业,为了建立新中国而上下求索、奋战不止,在新中国诞生前舍生取义、壮烈牺牲的革命烈士、战斗英雄们,如夏明翰、陈觉、赵云霄、杨靖宇、赵一曼、江竹筠、王朴、董存瑞等。“新中国英模人物”指的是新中国成立后,在各行各业艰苦奋斗、无私奉献,为共和国作出了杰出贡献的英模人物,包括劳动模范、时代楷模、人民科学家、最美奋斗者、共和国英雄等,如李四光、钱学森、甘祖昌和龚全珍、谷文昌及史英萍、焦裕禄、王进喜、张富清、黄旭华、杨善洲、钟南山、黄大年等。

  一百年来,一代代中国人,尤其是在艰苦的战争岁月里,老一辈革命家和仁人志士,对党的事业全力以赴,对革命理想矢志不渝,对祖国无限热爱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;一代代优秀的中华儿女,出生入死、前仆后继。在他们身上,体现着中华民族千百年来坚忍不拔、奋发图强,虽然历尽磨难,却百折不挠、勇往直前、不断浴火重生的伟大精神和宝贵品质。这些崇高的情怀和宝贵品质,也体现在一代代人的家教和家风之中。党史百年家风,是一笔宝贵和永恒的精神遗产,也是对今天的少年儿童进行爱党、爱国教育最生动、最鲜活的“教材”。从这些质朴动人的家风故事里,不难品读出中华民族绵延数千年来优良的传统美德,感受到我们今天正在大力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许多宝贵的、值得一代代薪火相传的懿德清风。可以说,党史人物的红色家风,是中华民族最宝贵的传统美德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双重体现。

  好家风是永恒的,自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润物无声的传承力量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好家风永流传”。

  李葆华是党的创始人和先驱者之一李大钊的儿子,十几岁时就在父亲的教育和引导下走上了革命道路。新中国成立后,李葆华无论身居多高的要职,总是跟自己的父亲一样,清廉简朴、两袖清风,克勤克俭地为党、为国家工作,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。有人去过他家,看到他家里使用的全是老旧的家具,没有一只真皮沙发,全是“人造革”的椅子,客厅里的旧沙发,一坐下去就是一个“坑”。他家住的房子,也是20世纪70年代的简陋建筑。按照他的级别,中央有关部门提出要为他换一套稍微好一点的住房,他却连忙阻拦说:“住习惯了,年纪也大了,不用调了。”

  李宏塔是李葆华的儿子,长大后又继续传承着祖父和父亲清正简朴的好家风。当年,李大钊就义时,留给家里的“遗产”仅有一块大洋,因为没钱安葬,最后是向公众募集来一点安葬费,才让李先生入土为安的。李葆华去世后,有人也问过李宏塔:“你父亲给你们留下了多少遗产?”李宏塔如实相告说:“我们不需要什么遗产。李大钊的子孙有精神遗产就足够了。”李大钊的另一个孙子李建生也这样回忆过:“父辈们在世的时候,曾反复强调:‘李大钊是党的资源,不能用于谋取私利。’我爷爷的感人事迹不仅是人生记录,更是后代的一面镜子,他的革命精神以及高尚的人格风范,将一代代地传承下去。”

  革命先烈、抗日英雄杨靖宇,原名马尚德,他的后代都按家族本来的姓氏,姓马。马家后代们都是普通的工人或农民,虽然他们个个都知道,自己的祖父或外祖父是一位国家和民族英雄,但他们从小都牢记着朴素、清正和严格的家风,从上学到工作,从没对周围的人炫耀过他们是杨靖宇的后代。“爷爷的功绩是我们的骄傲,但不是我们的。我们只有在岗位上好好工作,多为人民服务,才对得起爷爷。”杨靖宇孙辈的心思皆是如此。2016年12月12日,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,杨靖宇的孙子马继志代表全家去北京领奖。说起他们的家风时,马继志捧出一个包着一块桦树皮的红包裹说:“母亲生前总是拿着桦树皮教导我们,咱是抗日英雄后代,不能向组织提要求,要低调做人,工作勤奋,不给先辈抹黑。”

  这块桦树皮是马家的“传家宝”。那是在1958年2月23日,一个大雪飘飞的日子,杨靖宇的儿子马从云、儿媳方绣云,默默呼唤着父亲的名字,来到了吉林。在白雪皑皑的林海雪原,他们看到了父亲牺牲时背靠的那棵粗壮、挺拔的松树,远处的山头上还有日军留下的碉堡。那天,夫妇俩在父亲战斗牺牲的地方,轻轻地捡起了一块桦树皮,仔细地包好,带回了老家,放在家里一个柜子里,永久地收藏了起来。后来,方绣云每次被附近学校请去给孩子们讲故事时,都会小心翼翼地带上这块桦树皮给孩子们看看,好让他们懂得应该怎样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。

  甘祖昌是江西省莲花县人,也是新中国的一位开国少将。上个世纪50年代,甘祖昌带着妻子龚全珍和孩子们,从北京回到老家莲花县沿背村当了农民,被人们称为“打赤脚的将军”。甘祖昌有个孙子名叫甘军,19岁参军入伍,21岁成了一名光荣的员,24岁转业回到家乡的工商部门工作。无论是在部队里,还是转业到地方的普通工作岗位上,甘军一直把爷爷是新中国开国将军这个秘密深深埋在心底,踏踏实实在基层一干就是十几年,还主动要求到地处偏远、条件艰苦的高坑工商所工作。一直到2010年12月中旬,甘军的一位领导接到上面的一个电话,特邀甘军参加甘祖昌将军塑像落成仪式,大家这才知道,甘军是老将军的嫡孙。这个秘密被甘军隐藏了十几年。甘军在谈起一直坚守的这个“秘密”时,这样说道:“我很平凡,爷爷教育我,人生最重要的是要坚守信念,而不是对组织有所要求。在我心中,爷爷就是一盏明亮的灯。”

  一代代人的好家风,就像一盏盏最明亮的灯,像一颗颗闪亮的初心,在不同的年代里,照亮了远山,照亮了江河,照亮了曲折而坚实的“来时路”。

  “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。”回顾中国诞生一百年来的伟大征程,追寻爱国先辈们经历的血与火的岁月,我们更应该以史为鉴,铭记国家和民族历史上的耻辱和悲伤,牢记先辈们为之奋斗、为之流血牺牲的初心、理想和信念,继承先辈们那种“家国同构”、忠贞报国的家国情怀和“革命理想高于天”的崇高品德。我们更应该自强不息,奋发图强,去实现一代代人前仆后继为之奋斗的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。而且,今天的青少年读者重温这些清正、朴素和温暖的、光华熠熠的家风故事,还能受到中华民族血浓于水、亘古不变的珍贵亲情和优良美德的熏陶与滋养。

  那么,如何讲述这些润物无声、而又气贯长虹的家风故事,我也曾几度思量,数次“改弦更张”,最终确定了用一种平实、朴素和清丽的语言来讲述。这些家风故事本身,已经具有足够的真诚与感人的力量,无需任何华丽的辞藻和花哨的渲染。相反,如果语言和文风过于轻佻和夸张,不仅难以匹配这些质朴、温暖的家风故事,更有可能伤害到它们的真实性和质朴性,所以,我在叙写这些故事时,尽量做到文笔平实、清亮,娓娓道来,如话家常。我相信,只要叙述得当,“文学性”和“教育性”也自在其中,少年朋友们也可以更准确、更清晰地去感受和理解这些珍贵的家风之美。澳门天天彩正版资料